不要主动炒作但一向交通熊的朱之文为什么会“网红9年”

不要主动炒作但一向交通熊的朱之文为什么会“网红9年”

不要主动炒作,而是始终以记者的身份在现场流动,探究朱之文为什么能“网红9年”?

出名9年了,没有一天没有平静。 朱之文说他不能回到过去,但他也不喜欢现在。

尤其是最近几年,朱之文一直被手机摄像头包围着。他和他家人的生活片段不断被发送到各种短视频平台,变成了15秒然后15秒的“表演”。

热点已经过去,互联网变得“燃烧”和“寒冷”。为什么朱之文已经“红网9年”?

我们去了菏泽单县朱楼村,了解朱之文是如何把别人从红网变成“交通大师”的。我们也想从外部的角度来看这个“观察人性的样本村”的真实面貌。

“老大哥”朱之文刚坐下,村民和粉丝就拿起手机开始录制视频和直播。

“围堵”朱之文,直到6月11日中午1: 00被发现

毛晓晓终于到达朱楼村 过去的村民对这个突然出现在村子里的陌生人并不感到惊讶。近年来,人们几乎每天都来这个村子。 他们知道这些陌生人都在寻找朱之文

毛晓晓今年30岁,喜欢唱歌。他想问朱之文是否能接受门徒或助手,并希望有机会效仿。 前一天,毛晓晓从一个自称是朱之文代理人的网民那里得知,朱之文这些天没有表演,正在家里收集小麦。

不仅朱楼村的村民,郭村的出租车司机也习惯了外国陌生人。 毛晓晓说,当司机听说他要去朱楼村时,他知道他在找朱之文 在路上,司机告诉他前一天他已经派了三组人去朱之文。一组人来自胶州,待了三天。他早上把他们送到朱楼村,晚上把他们带到郭村。

当他进入朱楼村时,司机直接把毛晓晓送到朱之文家门口,给他留了一个电话,说晚上回来的时候可以通知他来接他。

朱之文家的红色铁门紧闭。两块木板首尾相连地挂在白色门框上。上面写着“严禁私宅”。攀爬是危险的,后果由你自己承担”。再往上,有一排排间隔开的钉子 透过大门,你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槐树。一架黑色照相机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会有一些不太礼貌的游客用“毛毛毛”敲门,甚至试图穿过门进入。他们不相信朱之文真的不在家。

还有其他陌生人和毛晓晓一起等着 在他等待的下午,还有来自单县、徐州和秦皇岛的人在门口“围攻”朱之文。一些人在寻找朱之文来表演,另一些人只是在寻找朱之文来“表演”,还有一些人在考虑朱之文受伤的脚踝,他们很苦恼。他们特地来看它。

村子里笔直的道路是以牺牲朱之文为代价修建的。

等了4个小时后,毛晓晓终于见到了朱之文 他心目中的“朱老师”开着一辆绿色电动三轮车,从街道的一端拐进一条小巷,这在农村很常见。

“进来,进来 ”朱之文招呼在屋前等候的不速之客 大多数时候,他不能拒绝,看见它,让他们进屋。 他觉得人们说他们喜欢朱之文,并且不能冷却他们的心。

现在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朱之文的想象,他在2011年3月登上了综艺节目《我是大明星》的试镜舞台。 朱之文是“0879”选手,演唱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前奏结束了,当这首歌出来时,所有的观众都很惊讶。

朱之文是《我是大明星》的冠军 在赢得冠军的那一刻,摄像机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山东有人才。” 朱之文回村的那天,迎接他的人从朱楼村门口挤到了他家门口,其他人则蹲在屋顶墙上。 朱之文谈到当时的交通堵塞时说:“有人踮起脚尖了。”。

2011年只是社交网络的开始。 虚拟平台迅速消解了传统的权威秩序,“草根”文化挑战精英文化。 在社交网络中,网民更喜欢“哥哥”和“姐姐”,而不是“老师”,比如比他稍早成名的“凤姐姐姐”和“奶茶姐姐”。 “老大哥”朱之文的农民身份与歌唱天赋之间的强烈反差已经满足甚至超出了人们对“草根”的想象

给朱之文拍张照,也给你的生活拍张照

朱楼村已经适应了陌生人,但朱之文还没有适应明星生活。

“这出名,九年了,我可以说我一天都没打扫干净 ”朱之文说,“说白了,我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适应。 “

朱之文不喜欢现在 “我会心比心的,谁想那个人吴凌天天吴凌,好人坏人混在一起,天天来你家,谁都不想被这样打扰 ”朱之文说

朱楼村村民的社交网络生活也被认为与金钱有关。 据此前报道,朱楼村村民加入了短片拍摄小组。他们每天都在朱之文家门口等着,拿着手机冲进来疯狂地射击,以求盈利。 邻居朱善国通过拍摄朱之文每天至少赚120元 高兴在朱之文的代理商以60万元卖掉了朱之文的账户,并把它换成了一辆新车。

朱善国是朱之文同一个村子的侄子。他的妻子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全村的人都给朱之文拍照,也就是说,女人会拍更多的照片。” “村民们仍然以务农为生。70岁的村民朱席绢说,他也拍摄了朱之文和他自己的生活 “我正在拍摄火山的一小段视频。这只是一件事。事实上,我并不缺钱,但我想以后再看 “前一天,他帮朱之文家拉了一车小麦,拍了一段视频,发了出去 一些网民留言要求他不要从朱之文家偷小麦。

当一些村民得知拍摄视频的行为被描述为“通过现场直播朱之文赚钱”时,他们很生气 “我还是得靠我的劳动,靠工作挣点钱,孩子上学,老(老),不能就在家玩这个(制作小视频),人家没事儿玩这个 朱艾志的妻子说,她的家人和朱之文的家人被一堵墙隔开了。

“没有时间过平静的一天了”

去年,一群骑自行车的人来到了朱之文的家。 他在前院和他们说话,“几个老人”来到他的大厅,打开冰箱,拿出里面的饮料喝。 当朱之文处理完主屋后回到前院时,他发现那些人正在树上摘桃子,把它们放进口袋,说它们是天然的、绿色的、美味的。 朱之文说他不愿意自己摘桃子。他没有错过桃子,为了保持它又大又红。

去年,一个来自泰安的年轻人来到朱之文家的院子里,说他被30万元的金字塔计划困住了。他见不到任何人,想向朱之文借钱。 朱之文不相信,没有借给他,就把他打发走了。 结果,这个人又说他在朱之文家留下了一些东西,所以他撒谎说要开门,没有离开。 说好还是说坏,最后劝他出去 后来,这个人又打电话给电视台,说他不能从朱之文借钱,所以他喝了药,死在了朱之文的家里。 警察终于在村子里找到了这个年轻人,发现他的背包里有雷管和瓶装杀虫剂。

朱之文说,现在人们每天都来家里 有时他出去接快递,或者上街购物,当他回家时,他看到一群人“堆积”在门口。当他打开门时,他“哇”了一声,立刻进来,把房子弄得一团糟。 有时他会情不自禁地爬上墙,独自走进院子。 一个朋友说他,一个名人,不敢离开自己的大门。

朱之文有时会感到无聊。当他去其他地方的时候,他发现他需要到处拍这张照片和那张照片的视频。“只是没有时间去平静和安宁。” “

朱之文最近因为他的现场直播和旁观者生活而成为一个话题人物 朱之文说,几天前他去镇上的医院输血,在同一个村子里遇到了他的邻居。 另一方拿起他的手机拍了拍他,并把它发送到短视频平台,赚了80元。 他只需要输一次液,但是第二天,50多人去医院等着给他输液。

朱之文知道这是成为明星的代价。 然而,在接受《新时代》记者采访时,他仍想“郑重解释”:“星星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但很多人都是非理性的。” “6月16日,他主动打电话给记者,说一个徒步旅行者推着他的老母亲在外面砸门,让他给她唱歌。如果他不唱歌,他会上网说他不人道。 有30多人在门口等着他。那天他不打算出去。 “你必须让我写下来,叫它,不要再来找我了 “

不太开心,离不开这里不积极炒作,但总是承受交通

在菏泽山区,49岁的朱之文没有秘密,与他有关的信息特别受欢迎,虽然其中有很多传言。

朱之文仍然是个农民。他根据节气耕种和收获,并参加适当的演出。然而,根据他对人性的一贯理解,一些人积极参与了用关键词“老大哥”和“人性”进行的讨论,一次又一次地将朱之文推向舆论。

人们向他开枪或评论他可以保持他的受欢迎程度。 朱之文也知道这一点

晚上6点,朱之文骑着机动三轮车回家。

歌唱完整的高级生活

事实上,朱之文头40年过着贫穷的生活。

当朱之文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用滑板车带着他常年生病的父亲去看医生。当他看到其他家庭的孩子吃馒头和冰棍时,他的父亲感到内疚,挤出一些钱让他买些吃的。他没有看其他家庭的孩子。 朱之文说不,这笔钱必须留着用于医疗。”我父亲拉着我的手哭了。”

朱之文是个成年人,仍然很穷 当我最穷的时候,我的家人三个月来一直存着50美分,不想花掉。 朱之文因为牙痛而睡不着。他嘴里衔着一些凉水来缓解疼痛。他的妻子无法忍受。她卖掉了多年来留下的长辫子,用三剂汤换钱。

因为贫穷,甚至唱歌在农村也被认为是“毫无价值”和无用的。 但正是通过歌唱,他一个接一个地完成了人生的进程。

在2012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朱之文认为这是一次“难忘”和“不可磨灭”的经历,是“此生最重要的一环”和“无悔” 但是在其他人眼里,这些经历有不同的商业价值。

朱之文通过源源不断的商演赚钱。现在他的商演税前价格是95000元,商演和公众表演的频率基本上是50/50。

但是钱很快就带来了麻烦

6月11日,朱之文指示穆明去找他正在学习唱歌的歌迷。

“人们说我想再向你借一次”

在菏泽县,每个人可能都认为朱之文有钱。

有一次,在单县县城,朱之文骑着电动自行车,不小心遇到了另一位老太太。 他旁边的人说他是一个有钱的“大哥”,并向他要更多钱。老太太要求朱之文支付10万元。 朱之文说,这位老太太只抓伤了手臂上的一点皮肤,并去医院贴了创可贴,但他还是损失了5000元。

有人说朱之文的儿子订婚了,他给了他的姻亲100万元的礼物。 事实上,朱之文的儿子只有18岁。 其他人说朱之文在县城买了一栋房子,一些同事住在同一个街区,看见了他。 在接受《新时代》记者采访时,朱之文否认了这一说法。

自成名以来,朱之文借了100多万元钱和一抽屉借据。 “知不知道所有的门,没事也认不出亲戚 “这一百多万,让朱之文彻底冷了心 去年,他去要钱。“人们说你还向我要钱,我想请你再借一次。他咒骂并踢了我们家的门。 “在过去的九年里,朱之文仅在几天前就收回了2万元

其余的我借了一次,又借了一次。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会骂你的 最大的一家,朱之文,借了35万元。 “说给孩子买房子,可怜巴巴的 “但朱之文尚未收到债务 如果你没钱买房子,你可以向朱之文借;如果你没钱买车,你可以向朱之文借;如果你的孩子结婚了,你可以向朱之文借几十万英镑,或者至少一万英镑。 “这两年我学得很好,不借,什么时候交学费 “

朱之文和朱楼村的村民们经历了多年与金钱和人性有关的民意测验。朱之文的声明无疑让网民们对自己的基本人性判断更有信心,即“不是遭受匮乏,而是遭受不平等”。” 互联网上还说,朱之文花钱为村子买健身器材,半夜被村民挖了出来。最后,他自费雇人搬回家。 朱之文说情况并非如此。当时,健身器材在街道旁边的空层排成两排。一排被移走了,因为它占据了邻居家前面的地方,而另一排仍然完好无损。

但是朱之文也觉得他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如以前了 “很多人想去你家拍录像,拍就拍,我们不想叫他拍,也不想叫他拍就得罪 加上人,我们也是普通人,你为什么这么好,我怎么会不呢 挣钱是你的事,如果你不给我一分钱花,你自然会不自觉地得罪我。 ”朱之文说

感觉自己老了

然而,朱之文并不打算离开朱楼村 他说他的家乡很难离开。他在这里出生长大,在这里生活了将近50年。 有他熟悉的砖块和瓷砖,也有他熟悉的伙伴。

在过去的九年里,朱之文和朱楼村一再成为社交网络的热点。他们从来没有主动创造话题,但他们总是成为一种交通责任。 当朱之文第一次成名时,“草根”明星在风中成长。但是今天,当朱之文仍然带来自己的流量时,一些“草根”网络名人似乎已经把他们的家乡从公共议程中移走了,比如刘大成,比如朝日阳刚

今天,当注意力不集中时,朱之文如何保持它的“流动结构”是非常有趣的 朱之文喜欢唱《滚滚长江东逝水》 《谁不说俺家乡好》 《沂蒙山小调》 《农民老大哥》等经典老歌,也喜欢唱《火火的情怀》 《我要回家》等积极能量励志歌曲 时间让这些来之不易的歌曲流行了这么久,朱之文一直活跃在许多人的电视机和手机上。 此外,一些“草根”在网上很受欢迎,他们为名利而战的欲望太迫切了。渐渐地,他们的身体上出现了“黑点”和“黑色物质”。当“草根”的过去被自己否定时,他们就难以继续发展。

朱之文对音乐理论的研究和掌握也可能超出许多人的想象。 在指导毛晓晓演唱时,朱之文用金林铁的“声、情、词、味、表、托、像”七字标准,对其进行了生动的诠释。 他告诉毛晓晓,歌唱应该有节奏,刚柔并济,继承和传达意义,继承和结合,歌唱歌曲的意境而不是背诵歌曲。 例如,“你负重,我牵马”这句话意味着负重的人力量很大,而牵马的人力量很小,所以这两句话的重量不同。

他很出名,但并不快乐 他觉得自己老了。 让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是,除了体力衰退,脸颊上那一次又一次出现难以抹去的老年斑 2011年3月31日,记者采访了还没有以“满月”闻名的朱之文,为什么“编辑后”网络已经流行了9年。当时,他应山东外事翻译学院的邀请,来到济南举办了一场小型的“独唱”。 他的印象非常模糊。剩下的片段是他太简单太慢,无法表达。在不违背原意的基础上,要把他的话完全地、语法地表达出来,需要付出一些努力。

当两位记者采访回来时,我们很好奇为什么在这个“病人不到3秒钟”的时代还有这么多人关注朱之文。记者漫不经心地发了一个颤音,点击数超过了一千万。 见到他的门槛够低吗?他周围村民的表现是否符合人们对人性冲突的期望?是不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积极炒作,而是在不同的媒体时代偶然踩上了电视、微博和短片的传播节奏?这都是原因,不是全部。

一名记者说他觉得朱之文是一个善良诚实的人。另一名记者说,他觉得朱之文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对我来说,善良、诚实和智慧共存于一个人身上并不矛盾。这是他的生存智慧。 因此,越是“解剖”朱之文,就越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好的坐标。他的身体与村庄和城市、传统和新兴、已知和未知以及科技进步和世界情感联系在一起。

那么,为什么他是那个“已经在网上流行了9年”的人,让你来回答吧 (体贴)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link2mark.com